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冯 羽的博客

个人档案

冯 羽

大羽营造
创办人及首席设计师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139 篇
评论:8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冯羽:东方美学,只有一往情深才能通向未来之路

(2019-05-30 09:29)
标签:


大羽营造创始人、空间艺术家,2015年全球首位问鼎德国红点Red Dot Award设计大奖“室内空间设计内”最高奖Best of the Best和德国iF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室内建筑类”仅奖的全球首位华人空间艺术家,首位获得台湾空间设计TID金奖的中国大陆艺术家,首位在国家级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个展的空间艺术家,在一长串title背后的冯羽,戴着一副民国风的黑色圆框眼镜,下巴蓄一小撮胡须,乍看之初颇有几分温良敦厚的民国学者风范。


冯羽老师在台上演讲《问东西无》

 

现实中,冯羽是犀利的、孤独执拗的,也是登高博见的,在这个喧闹的世界中自守一方天地。他带着艺术家的激情、热枕与疯狂,刻意远离西方的猎奇审美,虔诚地用一个个匠心独运的作品诠释东方美学。


2018年11月24日,在由深圳市龙华区大浪时尚小镇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深圳市时尚文化创意协会承办的第六届“东方美学引领世界新时尚国际论坛”上,跨界艺术家冯羽作为四位主讲嘉宾之一,以“问东无西”为主题,再次用擅长的空间艺术来解读东方美学。


        冯羽老师接受媒体群访


能不能问东西?没有必要问。东就是东,西就是西,你问与不问,它都在那儿,你问多长,它都在那儿。


既然谈东方美学,首先就是怎样面对传统?传统永远像佛祖,每个人面对佛祖,有的人迷信,有的人顿悟,在我看来,掉进传统、研究传统跟开创传统是三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故园.似是而非”是我2012年创作的作品,也是iF金奖作品。2012年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我感觉我们已经把传统似是而非了,中国美学立场中的人文系统,在现代空间设计中消失,我想通过我的作品一点点把它捡起来。


冯羽老师在台上演讲《问东西无》


我们怎么样面对传统?传统博大精深,涵盖面广,但不能一提传统就伶仃洋里叹伶仃,我们首先要有勇气跳出伶仃洋,这是我自己的体会,这些年也一直在践行这种体会,我们面对传统应该把它似是而非,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尤其是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不允许你有喘息的机会,不可能抱有幻想,因为所有比智商的东西,最后终将被人工智能替代,只有情感、爱和悲伤是人工智能永远代替不了的。

 

时间长廊见证东方美学论坛的历程

 

何为东方美学?东方美学从字面上来理解就是东方的美的学问,它不是东方美式。


2015年我在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做了一个展览,名字叫做“往事如烟”。回首往事,确如烟尘,包括环境、人文、情感,我想用这样的作品来反映当下社会的状态。我们做东方美学的空间、时装抑或产品,都应该放到东方哲学基础上来思考。


东方美学首先是东方的学问,不是样式,东方的样式就是我们的伶仃洋,我们必须跳出伶仃洋才能有发展,否则永远把花窗、住室、书房拿出来讲,它的风你永远也感受不到。2016年关山月给我做展的时候,我写了一段话:我们固然不知道未来的路是什么样,但我们必须要有把传统反过来的勇气。


冯羽老师通过空间艺术讲解东方美学

 

东方美学不是东方美式,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让我们兴奋的同时一定会给我带来哀愁,这几十年来遗留下来的我们不能自已、不能控制的东西,比如我们对社会交际的需求,对社会物象的追求和把握。


我的第三个观点是怎么样去做未来的东方美学,我觉得只要是中国的艺术家,不管是做建筑、空间还是服装,抑或是所有艺术形式,包括当代艺术,对于中国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一往情深,只有这个方法能通向未来的路,没有别的。


艺术最大的魅力就是诚意,艺术家如果脱离开诚意,可想而知,你做的到底是不是作品?从2013年开始,我反对“设计”这个词,我觉得在中国的大地上,“设计”这个词应该会下世,设计就是设想和计划。设计不应该在中国大路上存活太久,中国的东西讲的是意境,是心游太玄,中国的设计是向内走,不是向外走。


许子东、冯羽、Gianvito DOnghia三位嘉宾

 

在对话环节展开了激烈的思想碰撞


 

怎么样做到一往情深?我觉得应该重返大地,得意忘形,作为艺术家,要回到土地,重返大地,把心沉到土地上,才能找到真正属于未来的、属于我们这个系统的东方美学,否则我们都是在谈、都是在论,最后出手变成另外一个状态。所有人都在讲中国的文化艺术得其意、忘其形。怎么样得其意、忘其形?先要培养我们的深情,让我们的心放在土地上。


今天是我第一次结合空间讲东方美学,也是我这些年探索得来的体会,它不一定百分百成熟,也一定存在着不圆满的地方,但探索的路上一定不可能马上完美,但我们不能因为它不会马上完美而停止前进的步伐,停止在荒原上行走的状态。


2016年,我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做的“而已集—冯羽空间艺术展”个展上,做了一个“荒原”装置,我的所有作品都放在这个装置上,我觉得每个艺术家应该有独上荒原的精神,因为只有独上荒原,你才能找到自己的真谛,尤其是东方美学,未来的东方美学,只有独上荒原的状态,才能找到通向未来之路。


一起happy笔芯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0) | 阅读 (46) | 类别 新闻稿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