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冯 羽的博客

个人档案

冯 羽

大羽营造
首席设计师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120 篇
评论:9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一晃十几年 (《现代装饰》杂志专刊约稿)

(2015-10-15 16:17)
标签:

    从业十几年,孤身一人行走在设计圈的边缘,蓦然回首,十几年,也就这样过来了。在人生河流里,这十几年显得不长也不短,作品做了,也许是没做,少的可怜也小的可怜。刚开始拿出来时,甚至显得有些羞怯,设计江湖如此之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怎会容得下我这无名之辈与这无量无体之作品,羞怯归羞怯,但还是拿出来了。就如孔乙己茴香豆柜台上,排出的那几文钱。真的,这十几年就攒了这小小的几件,也就相当于那“几文钱”,实在是没什么分量。掏了许久,可我还是把自己这“几文钱”排在了这“茴香豆柜台上”。

    陆陆续续投了一些奖,也获了一些奖。投奖其实也只是想看一下在这独行旷野里走了这么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好让自己继续上路,同时也找到些许鼓励自己走下去的力量。反响当然是有,就如把再小的一粒石子,扔入水中也都会有涟漪出现,其实无关乎轻重。遇到些朋友,经常会问“你是怎么坚持的?”其实开始并没有想到人们会把“坚持”这个词用在我身上,因为在我看来,“坚持”是一个很有份量、也很隆重的词,总会和一些很悲壮的人和事联系到一起,所以从未和自己所从事的事情对等的放到一起。因为,我感觉自己这十几年并没有多少的悲壮和雄伟,也没有那么的悲怆和不容易。其实我也并不理解,为什么如此多的人把“坚持”­­——这样一个我认为如此伟大的词放在我的头上,并非是谦虚之言,而是发自肺腑,我真的是担不起这样一个有着如此重量感的词。总之,直到现在越来越多认识我的人,在谈到“坚持”——我的“坚持”,好,那就算是认了吧!其实自己也不由得扪心自问,是啊,哪个事不叫坚持,总结一下自己的这些年,不叫坚持又叫什么呢?我想是否自己理解“坚持”这个词过于高大上,过于局部,并没有很全面,从而造成的这种错觉呢!

    那我就总结一次,这些年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路程,如果说是一种坚持,那么用我自己的亲身体会“坚持”应该就是一种等待,无奈的等待。其实作为一个艺术家,每次面对一个还未开启的项目,又有谁会不希望它是一个作品呢?十几年来,一次次的面对甲方的慷慨激昂的演说,一幕幕,多之又多,但每一幕都仿如昨日,就在眼前,一次次的无奈、一次次的叹息。我很感激让我做出了这几个作品的甲方,他们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显得多么的与众不同;而这几件作品,在我的十几年职业生涯中,更是显得弥足珍贵。因为他们证明了我还有着一颗像河流一样奔腾不息的心,还站在我来时的路上,并没有因偶尔的逆流而停止自我的追求。仅是就这几个小小的作品,又是在多少次的无奈之后,等待而又等待中等来的一线希望。犹如一个黑暗中行走的人,突然天边出现的那几道光亮。所以十几年来,也挺能理解顾城的那句很著名的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然而如若是我的心境,我会改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会用它去等待光明”,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坚持。坚持过程中当然会有很多的无奈需要去面对,但每次无果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些的人和事抛到脑后,把这些理解成一次普通的商业行为,收起一个艺术家的心,把自己转换成一个公司小老板的心,只是为了生计而已,我们在这个商业社会,总要找些营生来养活一家老小,如此就行了。同时,把自己变成一个空心而无脑的人,“死猪不怕开水烫”,把自己当成一个无脑的“猪”便是,不能过于当真。继续鼓励自己,还会有下一个的,再等上一等就可以了,也许明天就会有的。壮士割腕、虎落平阳,谁没有过,所以“阿Q精神”很受用,然后你便会释怀,让它成为天上的一缕云,自在飘走,空余蓝天。当然,你还得把自己经常的置于无声之处,“于无声处听惊雷”,否则你会再一次的心慌意乱,这无声处,便是远离喧嚣。我的方式,就是既不入林泉,也不入沧海,而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如修行般的自己待着思索就行了,既不参禅打坐,也不会悟道吃斋,泡杯孤独的绿茶,静静想想事儿。看看书、写写字、画画画,倒也清静。写到这儿,便想起那篇《陋室铭》,是啊!何陋之有呢!人生有何陋?现在想想,十几年来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不长也不算短,谈不上经验,但它是我的一种方式。坚守和坚持,就如生活,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来了,我相信后面的日子依然会这么过,过的依然是没什么,所以真的没什么坚持不坚持的,一日三餐总得吃,一宿的觉总得睡,该阿Q时阿Q,该激情的时候要激情,习惯了就行。

    十几年来,我的坚持其实更像一种避世的行为,但我也非常感谢这样的方式,甚至是非常喜欢这样的方式。我一直坚定的认为,孤独这种方式比较适合一个人的坚持。一个不会孤独,更不会享受孤独的人,是很难把一件事坚持得很久,而这正是我个人这些年的体会。有时也经常会想,当初大学刚毕业的自己如果很顺利的进入一家大企业、大公司,现在又会是怎样,还会是现在这样吗?还会觉得孤独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吗?这十几年来还能一如既往的渴望孤独吗?其实,有时候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自己的命运,感谢我那没有什么本事的爹娘。如果命运让我一入尘世,便一帆风顺,我想肯定不会是现在这般,仍如此狂热的追求着自己青春时的理想和坚守着自己来时的路;如果不是出身乡土,我又怎会去追求重返大地般的空间艺术。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坚持,我会说为了对得起我青春年少时那来之不易的艺术,所以,感谢我的命运在我人生路程的关键节点上,把我置于“蛮荒之地”,让我如此“野蛮”的生长。十几年来,还走在自我的道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忍耐,等待又等待的坚持,继续往下走。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十几年。我相信,这也会一晃几十年,很快。

 


                                                                                冯羽

                                                                     白露时分 苦竹斋

 

                                          —本文系 2015.10期《现代装饰》杂志专刊约稿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1) | 阅读 (53) | 类别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