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冯 羽的博客

个人档案

冯 羽

大羽营造
首席设计师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118 篇
评论:9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素时锦

(2017-04-13 19:35)
标签:

序:

北方有道家常的凉菜叫做“素什锦”,母亲平时喜吃素,经常拌。吃饭时几口进嘴,神清气爽。其实这“素什锦”是一道谁都会做的菜,就是把芹菜、花生、菜花等等,在沸水里“淖”一下,不要时间过长,再用晾好的凉开水冲凉沥干后,加盐,加香油或花椒油一拌,喜食醋也可加点醋,这是我从小到大,只要父母在旁,饭桌上经常会出现的一道菜。无论是早餐下稀粥,还是中午就米饭亦或馒头,都是调剂胃口的良菜,这便是“素什锦”。

丁酉的春天来了,总要写点什么,时间在走,总要留点痕迹。写点什么呢?从去年到现在,无论微信里还是生活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很乱,很杂,更没有系统,就如一盘“素什锦”。我就写个“素时锦”“素时之锦”吧。闲闲淡淡就如这春天里的春风春雨,来了,很快也没了,常言道,春光留不住。

 

正文:

看《南华录》里讲的汤显祖的写作生活和他生活的时代,以及生活里的事。会想起自己正在从事的这个行当,以及自己的这个时代。汤显祖的《牡丹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汤显祖啊!你写得多好啊!几百年前便预言了,我们当下的空间艺术,看看我们当下的空间艺术,确实是情不知所起,也不知从何说起,一句话,加雅死了,雅布活着。作为中国自己的空间,可我们又怎能“情不知所起”?如果真的“情不知所起”,中国的空间又怎能一往而深呢?

 

我们每年的春节都在祈盼着各自的岁岁平安。这两年来,我们同样在做着同样的事,烧香,拜神——岁岁平安。可我们当下的年年岁岁里,“税”就在我们身边,真的岁岁平安吗?多少税,“营又改了增”,多少税税,“税”越改越复杂。看看营业大厅里咆哮的人们和一脸无奈的“税”的工作人员,满脸费解,满脸除了焦虑、烦躁,哪有一点点平安呢?再次祈盼我们这“税,”“岁税平安”。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看来看去,所有艺术表达,所有设计表达,归于“线”,并不是只在东方,西方的逻辑依旧归于浪漫的线。“线”其实是终点,中国书法真的伟大!

 

“辱母案”,当下社会无奇不有,这于欢!不是该不该判无期的问题,而是真的该不该“抽”的问题。看看,多好地污辱了国人的血性。面对一个正在污辱你的母亲的人,还要等一个小时再杀人吗?还要吗?杀一个人还要等一个小时吗?于欢啊于欢!!“辱母案”真的让吾国之年轻一辈的“血性”,至少倒退了宝贵的一个小时。时至当下,改革了,开放了,也赚钱了,如此长的时间,国人“血性”呢?这“国人血性”可不是头脑简单啊!那是气节和勇气啊!一个民族!梁启超要活着也得气死!这《少年中国说》,面对当下事实中国的少年,他梁启超再能煽情!还能说些什么呢?前些日,见一二十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是个刑警,至今在基层工作。他言:当下年轻人,浑身纹龙刺凤,狭路相逢,剑拔弩张时,均拨110,已全无一个少年,一个生瓜蛋子一砖头拍下去的阳光灿烂!全无!想想,血气方刚,辱母,一小时,杀人,初审无期。想起李叔同的《送别》,改改吧:

 第一款: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第二款: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时至今日,中国有自己的现代设计吗?中国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现代设计!评价一个地域有没有现代设计,不是有了个王澍就是有现代设计了,而是一个地域群体性蒸腾,再说王澍到底做的是不是中国的“现代的设计”,仁者见了仁,智者却见了智!

 2010-2020,中国设计萌芽期

 2020-2030,中国设计生成期

 2030之后,也许会有成熟期

 不信?站在山上看看山下走路的人就明白了。我的“梦”。

 

“宋人生活”已经变成了连菜市场阿姨都会谈论的一种生活方式,都向往的生活方式。“卖猪肉”都要闻个“香”插个“花”,看来吾国历史中的宋人是使了“吸星大法”。直到当下,他们的吃喝拉撒,还让国人如此五迷三道。徽宗厉害啊,从历史来看,他比李世民厉害,比汉武帝厉害。为什么要治天下,徽宗老爷子知道,他玩的这些才是几千年后流芳百世啊!宋代,宋人,当然好。我们的当下,沸腾了,魔怔了的“宋人生活”,是吗?那么宋人的病态呢?学得很好,喝茶、喝酒、再插花,吃饭、拉屎、再无竹有居。都得宋人气象。请问,你真有一颗宋人的心吗?好,一笑了之。

 

丁酉《好了歌》

 喝茶只有老的好,其他全都受不了。

 喝酒只有老的好,其他也都受不了。

 菜干只有老的好,其他更是受不了。

 腊肉只有老的好,其他根本受不了。

 鹅头只有老的好,其他绝对受不了。

 进嘴一定一定都得老,只要不老就受不了。

 我看都是心不了而已!

 人往上流,屎往下流。上流上流,人流人流,好了了,了了好。

 

“设计要扔掉表现主义”,迅速的接近情,接近心,才好!不要以为商业社会就不能这样,我以为。我又懂个“屁”呢?独自好笑吧!

 

武汉街头吃面,一刀断头,就为两块钱,刺激,而抒情。没别的!钱应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呢?—— ——值,痛快,浪漫!

 

当下喝茶要穿白色或浅灰色麻布衣服,如果没有,穿黑色的也行,要穿粗布鞋,要上山喝,有山林,有流水,有鸟鸣,有一切天籁,这叫行至水穷,卧看云起,真得超脱,绝尘千里。新土豪,新上流和新上流的标配,群体而出,再如“背过气儿”一样地用嘴叫上两声,有仙气。可是这茶要能到天上喝,就更好了,有云有雾,有空气,就好了,就更好了。只可惜地球还有个地心引力!还得他娘的下来!直接成仙多好。

 

我说:为什么我们的眼里含满泪水?

 鲍说:因为我们的脑子里被灌了太多水。

 我说:为什么他们的眼里没有泪水?

 鲍可能会说:因为他们的脑子早被沥干了水。

 我说:大家眼里为什么只是含着一半的泪水?

 鲍有可能说:大家脑子里也可能是直接被灌多了一半水,也可能是漏了一半,剩了一半水。

 有意思。

 鲍又补了一句:人死了,挪个地方玩玩而已。

 

古董,股东,鼓动,咕咚,掉下去。咕咚,又上来了——松尾芭蕉。

 

水墨,为什么都用成了墨水。“诗书画一体”,那是古人。“师叔化一体”那是个啥呢!那啥!就那啥!就那啥嘛!你一定知道那啥!你要不知道那啥!你就那啥!

 

前两年,一河北籍的经济学家,叫王福重,在电视的台上说:“北京的雾霾,是因为河北太穷了。”河北穷导致雾霾?西藏还穷!这电视台,这经济学家,这王福重!!我爷爷要还活着,肯定会骂上一声:“你个兔崽子!”记住,伦常在,亡父重!记住,忘父重。

 谁给他起的名字呢?有前后眼,先知先觉,大概知道这位“祖宗”长大后读了书不太守伦常!

 我想是的,他祖宗比他好。记住,伦常在,亡父重啊!记住,亡父重!

 

冯羽

丁酉清明

苦竹斋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0) | 阅读 (39) | 类别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