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冯 羽的博客

个人档案

冯 羽

大羽营造
首席设计师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118 篇
评论:9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雷西则洋(《现代装饰》杂志专刊约稿)

(2016-07-12 16:20)
标签:

前段时间国人议论得最多的便是雷洋和魏则西了,事情的发生和发展国人看着,既熟悉又陌生,一切都一如既往的结束了。这是我们当下社会之似乎常态罢了。没什么,确实没什么,不是“雷洋案”不留阴影地秉公处理,也不是“则西之死”扯出的“莆田系”,因为最后都是无声无息,其实是,一如既往的又一如既往了。

按道理讲,一个从事文化艺术的人不应如是的关心这些社会之事,蝇营狗苟与我何干,一心只读圣贤老书,做好本职糊口工作便是。但恰恰这文化艺术不同,却偏是个关注现实才会有力量的行当。如果一个艺术文化者,面对自己生存的社会,连基本的愤慨,基本的思索,基本的凝视都没有,我想他大概也不会有何太多生命动力,更没有多少热血在涌动出来,自古多如此。今天并非想聊这些已迅速过气的“雷洋则西”国人之鸡毛蒜皮事件,在这个社会里不算个事。还是聊聊与自己相关的事吧,但还是不能回避掉“雷洋则西”,因为和前面所讲是多少有些关系的,至少可以“莆田系”一下,一小下。

因为自己常年带着一个小团队的原因,每年接触很多面试,也见了很多年轻点的人,刚毕业的,毕业两三年的都有,面试过程中也便顺其自然地看很多的简历。这些年来看得太多了,也便生出很多的困惑和不解,很多年轻人毕业的学校,至少是令我费解的。比如:一个学环境艺术专业亦或艺术设计,再亦或是室内设计的学生,经常见毕业于某科技学院,某金融学院,某水利,某电子工程,某外交学院。刚开始看得我有点晕头转向,虽然,钱学森先生临终前也和当时的温家宝总理讲过:“搞科技的人实在该学学艺术”,但这怎么让我也想不起,艺术设计这个事儿和财经和电子科技等有多大关系。当然,这是我的惯有思维,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老年闰土,真是惭愧。在以前,是艺术类或设计类有关的学校,才有如此基础去招收专业学生,怎么这些年来一时如此多的学校涌现出这些艺术设计类专业。可是,有些事不能细想,想多了,也就问题多了;问多了,问题就出来了。一个学校开设一个专业学科,我想应是具备一些条件才行,毕竟是教书育人之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否则殃及子孙,那是多么大的事啊!我想国之教育部门的审批,审查应是很严格的。虽然没去过高级的教育部门办事,但作为一介草民,还是经常去些小衙门办些苟且生活之事儿,看看,小小衙门,那是多严格啊!多敬业啊!绝对让你把事儿办得透彻得不行,从证明“你妈是你妈”到“九九归一”式的夺命连环章,那是没得商量,没得马虎,哪个小小草民不是办得满头冒汗,心惊肉跳,就差哭爹喊娘了。见过这些,我想更高的教育大衙门想必是更严了,真好!严了更应把一个个学院,一个个专业设立得好好的,教大书育大人了。

一个学院一个专业,多大的事儿啊!那得多少老师级,教授级的人物才能撑得住一个专业啊!我们审批设立这些学院和专业的机构,真不容易,恩泽四方那是最起码的了!我想,既然那么多的科技,财经等学院,设这培养艺术人才的专业,那一定是师资在手,师资在胸,肯定会对得起“师表巍巍”这个词了,“教书育人”更是势在必得,不说教出一个个金庸先祖般的“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那也得教出几个“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天才来吧,我想。每个学院的专业系开张之时,就如开门大吉之时,听听主席台上领导讲话,应是雄心勃勃了。因为国之教育部门已经严格把关了,怎会不行,怎能不行,这可是白纸黑字红大印,批下来的正式公文啊!让你开张你准行。开,一个个轮着开,雨后春笋,一时间,全国考生皆艺术,百花齐放真好!没文化,你也得有艺术,国人之父母也是一呼百应,喜欢艺术你得学,不喜欢艺术只要成绩差创造条件也得学艺术!成绩差点可以,如果没艺术可就上不了大学了。

事实呢,如此多年下来当然也有了很多结果,向我们的社会,输送了大量的年轻人。有时也会有点费解,在如此些年的时间里怎会拥有如此多的师资,怎会有如此好的师资组织起来,形成一个专业的教学形态。如果说“则西之死”,召示出当下医疗系统万象和万系,那么当下的大学生确实也没有任何一个是因教育而死的事例,也确实无法达到一个召示社会的关注度。但进入社会的“专业素质”,总能证明一些学院的培养质量,注意,讲的是“专业的素质”,而非别的素质。毕竟“艺术设计专业”不是医疗系统,不会出现关系到人命关天之事。人是没死,但是呢,灵魂呢?精神呢?技能呢?在当下如此高级的社会环境里,我们不能总是用有形的这种低级思维去思考问题,比如:人死才算出事儿,精神有问题不是病等等,太表象!我们的社会早已经过了那样的一个基本阶段。我相信,不管是艺术团队还是设计团队带头人物,都应有同感。年轻人读大学到底学了什么,连个基本的软件都不熟,那几年大学在干什么呢?那老师在教什么呢?回过头来再看,我们饮水思源一下,雨后春笋的学校学院,你们是怎么长出来的呢?你们是什么样的雨让你们如此雨后春笋。我觉得应该反思,而且值得真正深度的反思。“雷洋则西”之死,其实我们不能只是单纯的社会性的反思,还要在我们自己从事的行当里,有自己的独立反思。真的不希望我们的文化艺术领域出现这个系,那个系,而是真真正正的教育系,教书育人系。饮什么样的水,我们也应思考什么样的源。“为有源头活水来”,死去的“雷洋则西”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我们不能在文化,艺术,设计这些社会形态里,继续创作众多活着的“雷西则洋”,佛教有句话:“形同枯木,心如死灰”。那我们的文化艺术设计的希望还会有多少应有的光芒?一个个多好的孩子,不能耽误,不容耽误,也耽误不起。家庭在看着,他们的未来在看着,天也在看着。我们好好的教育系,不是周星驰系,也不是蜘蛛侠系,是正正当当的教书育人系,教的是书,育的是人,是未来社会中坚,不是两小儿辩日般的游戏,非得到有了文化艺术设计自己的“雷西则洋”,我们才清理,才去做,我想是连书里的阿Q都会笑的。

                                        

                                                                冯羽

                                                              丙申端午

 

                                                               苦竹斋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0) | 阅读 (33) | 类别  

前一篇:自•牡丹亭

后一篇:蒹葭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