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陈耀光的博客

个人档案

陈耀光

杭州典尚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室内设计师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76 篇
评论:51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耀光的世界(上篇)

(2010-09-14 17:56)
标签:

全文刊于《装饰界》2010年5月刊


楔子
   某个雨天,到凤凰山脚路去拜会陈耀光老师。他因忙碌而安排我到主楼后院,一个类似书房的私人空间喝茶。窗外有雨,富有江南空灵之美的后院静默地诱发着我的想象——凤凰山是有讲究的,南宋偏安于杭州,宫殿就筑在这个区域——曾经有人“直把杭州当汴州”,而我将此时当彼时,想象的滋味,何等美妙!

   人是会被触动,感染,激发乃至共鸣的,我突发奇想,感到有系统挖掘陈老师的必要,把他请到杂志的前台,让更多的人感受他的美学,感受他的启发,感受他的率真……当我直言不讳地说了这个媒体要求时,他思考了一番后,终于同意了,说愿意帮助我们浙江装饰设计行业自己的唯一刊物,可以像实验者那样被推出——作为浙江省装饰协会设计委的会长,为《装饰界》挺身而出似乎也是责无旁贷的——这就是“设计圈”的来龙去脉。

   浙江汇聚了一批全国最优秀的室内设计师群,他们占领了设计领域的创作高地,也创造出了很多经典作品。事实上,早在2008年的年底,著名的设计理论家王受之老师就曾第13期《室内设计师》杂志上以《距离,有多远》为题撰文,将杭州设计列为全国榜首。虽只是一家之言,却也曾激起千层浪。从一线设计师的直接反馈来看,同行们还是比较认同杭州设计群的,欣赏他们的精致、多元、轻松以及自我表现,至于是否真的名至实归,是榜首状元,这倒并不重要了(王受之之说来源于他的综合感觉,感觉是难以量化的)……重要的是,在杭州乃至整个浙江,确实有这么一个充满创作实力的设计圈,有这么一个创造群体,比如陈耀光、陈林、陈弈文、沈雷、孙云、金博、朱建华、张丰毅等,他们以一己之思维与理念,打造着杭州模式,诠释着与时俱进的设计的意义……《装饰界》也正是为了向这个群体表达由衷的敬意,故而推出新栏目“设计圈”。

  “设计圈”拟将对三个群体进行专题报道,可圈可点的名家,设计新生代中的新锐,女设计师中的佼佼者……“设计圈”将用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连载报道,倘若条件成熟,“设计圈”将走向全国,从而将我们的《装饰界》推广到中国各地。此为后话。而眼下,谨请阅读本期访主陈耀光专题——《耀光的世界》。

------------------------------------------
耀光其人
 
链接:陈耀光,198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首届环艺系,现为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副会长、中国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浙江省建筑装饰行业协会设计委员会会长,浙江省环境艺术家协会理事,杭州典尚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创意总监,中国著名室内设计师。有过十年中七次荣获国家级设计大赛一等奖的传奇;有过被美国Hall of  Fame China名人堂授勋为中国(含港澳台地区)首批七位成员之一的荣耀;2009年,他又与李安、马未都、梁文道、李开复、孟京辉、吴晓波等同时获得“亚洲五十摩登绅士”美誉。


-------------------------------------------------
陈耀光的几个关键词

光与影
 “光”这个汉字,在照亮了一个名字的同时,也照亮了他的整个艺术空间。
  关于用光,陈耀光颇多论述,“没有光和影,就不会有空间的存在,影子是光的真正魅力”,“在展示空间中,灯光,犹如剧场的音响,要能够满足展品的视觉气质要求”等等。他认为,光亮与阴影交织,能够制造出喜怒哀乐,衍生出人对于空间的心理诉求。而且,光能创造神奇,普通的环境,一旦经过光的回光返照,那么一定能散发出高贵的气质,空间往往通过光影而得以重生。他还认为,光,不仅能够暗示空间的特征,甚至还能暗示想象、制造神奇希望的可能,其意义超越了传统观念的范畴。当光影与音乐结合,甚至可以让人逃离现实,恍然隔世。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时间与空间
  他特别喜欢斜躺在沙发上吸烟,看着烟雾是慢吞吞地在空间里飘散,好像时间也能因此散去。
  除了刻度表上人为划出来的分分秒秒,那么请问时间到底是什么?一个难而又难的问题。艺术家不会去理会这个问题,因为他不需要时间,不想被时间束缚,更不可能被时间勒住享受生活的绳索。艺术家希望自己能像孩子一样逃避现实的制约,要快乐,要爽透,想要玩泥,玩石头,做沙砌的城堡,然后在各种拥有权限的空间里,在玩耍和调皮中,期待奇迹的发生。谁又能在深刻处真正了解他们呢?
  相对于时间,他更关注空间。
 
树灯,石雕以及铜铃
  悬在天空树荫间的是灯,沉甸甸置于地面的是兽石,在这个空间格局里,树灯与石雕形成了奇妙的呼应,这正好映照出一个环境艺术家内心世界的两极:空灵与厚重,优美与朴拙,轻逸与重量。这正是艺术领域的简单的美与艰奥之美的交互渗透,展示了一个优秀设计师的隐秘的志趣,和丰沛的艺术直觉。
铜铃是另外一种陈设艺术,看似乎孤独地悬挂在餐厅走廊前。每当午餐时分,守院大伯都会拉响这只铜铃——开饭喽!
  是否还可以这么理解,环境艺术家企图通过这只返璞归真的铜铃,完成来自潜意识的对时间的抵抗。钟声不是时间,它只是一种信号,随性地传达出这组叮铛作响的声音,恰如一组阿玛米玛米哄式的经诵,将人从机械的时空束缚中解救了出来,于是三三两两的设计师们就涌进了餐厅……“空间,有了陈设,就有了表情。”陈耀光如是说。

岛,或者梦
  江南从来不单是地理位置上的江南。而岛,也绝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岛屿。
  岛,是一种寄托,一种期待。说它是心灵之岛,理想之岛,或者彼岸之岛,都不为过。那里潜藏着艺术家的不可置否的理想之梦,神秘、鬼魅却难以解析。岛正是一种具有梦的气质的存在,就在彼岸。更准确地说,就在某人心中的某个位置上。
  陈耀光与朋友共同拥有的那座半岛,在千岛湖。其实它的实用功能很差,滋养着被他们雇佣的一对看岛人,让他们在那块土地上,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那对看岛夫妻,在闲而无事的护岛日子里,竟然为自己添了个男丁,小名红红,大约取红红火火之意。说起来这也是一种创造。陈岛主则唤之为岛生,一个壮实而好玩的岛生。
  小岛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居然能激发了人们如此强大的繁衍生息的本能欲望。倘若现代都市的丁克家庭有幸被请至小岛小度周末,说不定在当晚就改变最初的计划——小岛空间,能使人重新理解生,向往生,最终回归到生生不息的自然轨道之中。

幽默地感动
  设计,或者说陈设艺术,都可以表现一个职业家的幽默素质。
  在典尚的办公空间,男卫生间的防火板隔断门上,用的是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剧照。女界,嵌一幅大卫的全裸像,只是著名的大卫被想象正确地穿上了一条遮羞的内裤。 然而在后院,又出其不意地堂而皇之地设置了两只男性便溺器,光天化日之下,洁白得有些耀眼,真是极其方便。如此创意似乎与穿裤子的大卫形成了布局设置上的悖论:画面人大卫需要底裤,鲜活的社会人反而可以随意一些,自如一些,小处有时也可随便。若借用陈耀光的语言表达,那就是“让空间再模糊些、幽默些、自然而真实一些……”,内心深处回归孩提天真的渴望昭然若揭。

顽主、雅皮士和诗人的奇妙混合体
  王朔在他的《顽主》里这样塑造人物:京腔京韵京片子,替人解难、替人解闷、替人受过,个个油腔滑调,机智诙谐……但是,看似调侃、胡闹、玩世不恭,顽主们实际上亮出来的,全是生活的本真和本色。陈耀光也是个顽主,他收藏泥塑、烟斗、饰品、根雕、古器……古今中外只要赏心悦目的东西,他都有种占有欲。倒不在乎是否升值,只在意能否把玩与欣赏。他很同意在中国建工出版社的《室内设计师》第7期中,以《发达设计时代的抒情诗人》为题对他进行的专访,谈到他在二十多年的设计生涯里,不做规模和数量,以感性、率性以及豪迈的艺术特质,将企业商务回归到了民间院落的模式。
  他是一个诗人,但看上去,或者说调性上,既像英国雅皮士,又像美国嬉皮士。虽然自己不以为然,但他确实得到过一个“摩登绅士”的称号。在《摩登绅士》的2009年12月号上,陈耀光被评为“亚洲五十摩登绅士”,与李安、马未都、梁文道等所谓的名流雅仕跻跻一堂。倘若你通读了他的全部作品,且完全领略的话,那么就应该承认,他就是个诗人,他的诗学,就在他的表现以及突如其来的语言里。可以这么说,有些诗意语言,以及那些无法重复的感性表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跑到嘴边的。他是内心的诗人。顽主、雅皮、嬉皮等等都只是洒脱的表象,他有一颗接通自然与艺术的诗心。

江南禅意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禅和禅解。陈耀光的禅,就融在他那“放松而又随遇而安”的状态里。也许此说玄而又玄。但有个故事可以和盘托出他心性里的禅味:在他租下了凤凰山脚下的这个院子作为办公空间后,竟然用了一年的时间,刻意打磨,精心创造,并不在意这本非自己并很可能在三年期满要面临拆迁的产业。他不管不顾,潜心打造,就像是和尚打坐,和尚参悟,完全是对强调全球化、快节奏的当下语境的反动——好像有意要设定一宗无声的佛偈,以便从容地回归到那遥远的原始牧歌时代的传统节奏中去。
 “禅,不是静止之静,空无之无,禅乃悟。”他说:“平衡是禅,适度是禅,恰当也是禅。真正做到平心静气的淡定,需要走过很长的不平心静气的颠簸之路。我们都无法规避颠簸的诱惑。”对禅的理解,陈大师也表述曾有过擦肩而过,一阵轻盈的奇妙体验。

私人沙龙
  在后院,有一间餐厅。在餐厅里,有两面白墙。墙上有布置着陈耀光在世界各地拍摄的关乎风土人情的照片,很多朋友就用黑色水笔直接签名在白墙上,很直接,很原始,很纯粹。白墙和画面以及人名,因此共构了这堵装置艺术墙。
  据说,全国很多业内外及著名人物都曾流连过这座院子,更有几个老外设计艺术家来过后就希望在此小住,因为这里比凯悦更味道——这里除了拥有南宋皇家贵胄的气味,到处是江南的浪漫和艺术的韵味。
  访谈接近尾声时,已近夜晚。典尚的主管示意公司已为“设计圈”采访组留饭,就在这间餐厅。陈先生戏称此乃超星级饭庄待遇,不吃后悔。

----------------------------------------------------
耀光专访

链接:名家语录
1.设计,只不过把合适的东西,放在对的地方罢了,是在需要和审美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2.设计师是性情中人,是诗人,他们不是战士,他们只是提供唯美享乐的高质生活方式,让人们的生活过得舒适优雅些,所以大可不必强调过于沉重的使命感。
3.最昂贵的消费价值是,沐浴阳光,享受通透,感觉色彩,体会健康。
4.住宅是箱子,里面有物品还有情感。贵重的艺术品也只是东西而已,因此,设计终极目标不是产品,而是人。
5.在居家空间里,我们的眼光要比生活高一些,我们的艺术陈设要比家具多一些,我们的氛围要比以往强一些,我们空间的人情质量才会过得好一些。
6.接受,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天性,是一种习惯,是次序。

D:《装饰界》 C:陈耀光

  D:设计师、艺术家、梦想家、玩家、杂家、明星、老板、会长等身份标签,你最喜欢哪个,为什么?
  C:这么多的标签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的,要我说的话,我只偏爱艺术家。只有艺术家才能上天入地,天马行空,自由自在。我做设计师,每次都要和造价等等打交道,在一种逻辑性很强的秩序中安排生活,这其实很不是我的本性,这些离梦想、音乐、诗歌太远,太远。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最好能够回避现实生活,靠想象过日子,那种云里雾里的,很飘逸状态。放松,自在,酒到微醉性自喜。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得承认,我不喜欢管理,也不善于管理。管理对我而言是个弱项,人都有短板和局限性,难道不是吗?
  我也很愿意当个玩家。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个玩家,玩家离生活很近,容易过得真实。

  D:曾经有位作家说,诗人、作家或者艺术家就是要自恋,你怎么看自恋与创作之间的关系?
  C:自恋?那个作家说得很在理。自恋与创作完全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创作是排他的,是发乎内心的,源自自我的私人情感,它包括对颜色偏爱,对质感喜欢,对气味的敏感,气质上的不俗,要是把自恋投射到设计领域,那就是一句话,不能在一个杠杆上对设计进行考评。
  你说,创作者不自恋可能吗?不可能!简直难以想象创作者能够做趋同性很强的事,像企业家那样搞连手合作,纵横整合,热衷于做战略这块内容,那真是件较难完美执行的事。对一个具有原创精神的设计师来说,恐怕很不容乐观。
  关于设计师的自恋,我在2004年经常有过一个比喻,我说设计师像猫,敏感,优雅,清高,当然也很洁身自爱,喜欢像猫一样自恋地只舔自己,从头舔到脚,还目不斜视。而且容易很容易忧郁,这是猫的属性。猫还很脆弱,容易生气,受不起委屈和考验,尽管长得像老虎,但毕竟缺乏老虎的体量和体魄。大多数创作者的内心深处都是脆弱的,这点很像猫。喜欢靠在主人的腿上晒太阳,给点抚摸,它就满足,就得意。设计师的脾性就像高贵的宠物,喜欢被人认可,受人尊敬。面对唯美,他们很难拒绝。面对唯美,他们经常怯场。我在近几年在全国各地的游走中,仍有各方同行与我津津乐道着我的设计师像猫说。

  D:你是怎么看当今陈设艺术在室内空间的运用的?
  C:陈设艺术是有关空间的情绪设计。空间,有了陈设,就有了表情。一杯水会因为容器的精美而变成享受,空间会因为陈设的魅力而更显精彩。空间表情丰富着我们的生活意义,而陈设设计则是一种高端的情绪创意,它将重新启迪空间美妙享受的深度乐趣。所以说,陈设艺术是更具有艺术修养和综合审美的一个领域。陈设设计已经开始游离于室内设计以外而进入更深入更细化的专业范畴。

  D:你现在还不五十,在以后的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是否有完成一部大作品的企图心,还是一切随缘,水到渠成?
  C:无所谓小作品大作品,我要的是真实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是由内而外的,可遇不可求的。作品和产品虽有关联,但不是一回事。产品必然是要受到各种外部制约,它要求负责任。而作品是激情迸发,作品更多体现设计者对世界看法的一种表述。

  D:杭州的设计圈目前大致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C:我们杭州的设计师都是很有意思的,每一拨合伙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有的喜欢户外运动,有的非常在行经营餐馆和酒吧,而且还是那种生意红火的高档餐厅;有的投资建造郊外的农家驿站和主题宾馆,还有投资房地产项目,对音乐和汽车到了发烧级的也不乏其人……总之,不论投资也好,娱乐也好,都不再是那种自命不凡设计为上的单一观点,而是把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全都融合在了一起。杭州目前的现状,是一个时间与争取的结果。在市场成熟了,业务多了,秩序形成了,设计费普遍收高的情况下,行业也比以前更和谐了。
  杭州,自古便是富庶的江南鱼米之乡,民风闲适,自然景观亦美不胜收。此种风土文化滋养出的人,容易自得其乐,也自然会显得从容和自信。反映在其设计上,则表现为不以大而全,多而快,而是更重题材、重创新,乐于形成自己得天独厚、自得其乐的习性。没有摩天大厦,没有悬浮列车和轻轨地铁的高度运行,却比其他城市的设计更有放慢思考的机会,理想的设计环境应该是一种休闲的速度、磨工的状态,就像西湖龙井和笋干老鸭煲,都需要花时间来对付……

  D:陶渊明有首《饮酒》的组诗,其中有两句叫“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你把办公空间安排在凤凰山,颇有桃源世外的意境,感觉非常好,但这样的环境对商业运作是否有一定的妨碍?
  C:不会的,绝对不会。正好相反,很多客户反而喜欢跑到我们这个院子里来。人都有那种解脱的欲望,有回归自然、对绿色环境留恋的本能。西湖边,万松岭,馒头山下,凤凰山脚路,听听这一串名字就会产生画面联想,没有拥挤,没有速度,这里能够找到人们内心差异化需求,休闲与放松是人的精神起居室……大部分人跑多了高楼大厦,看惯幕墙和电梯,到了我们这么个院子里来,坐一坐,喝杯茶,东张西望一番,他会有感觉的,他们会更了解我们的独居性,独创性和价值取向。

  D:作为代表浙江设计行业的《装饰界》“设计圈”,你认为这个栏目公众认可度如何?
  C:我相信这是个应该受众多设计师关注的栏目:有资深精英,有新生代新秀,他们有许多骄人的业绩和独特的见地,他们都是关心浙江行业发展的当事人。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参与,你们《装饰界》才能真正做到走出浙江走向全国。当今的行业媒体应该全方位及时报道业界的新人新事新动态,将浙江杭州一些拥有全国性影响的精英才子作大力介绍和传播,当然也包括宁波、温州等设计人才较多的区域……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7) | 阅读 (2685) | 类别  

所有评论

  • 支持!陈老师!记得在黑龙江哈尔滨的时候!尚高杯设计师启动仪式!我跟您一起合影!一起抽烟!嘿嘿!红河牌香烟!

    那个时候!我就立誓要去跟您学习!您的名片我一直保留!杭州典尚!

    时过3年!终于有机会了!

  • 羡慕庄奇!好象想亲眼目睹下老师光之子的风采,听您讲述对于设计的独特理念。

  • 与陈耀光老师是老朋友了,端起酒杯,碰杯,又端起,又喝掉,再次端起,喝掉。一种感觉,我们彼此都知道,谈了很多,很久,久违的相识,友谊永恒,祝陈老师身体健壮,杭州去公司喝茶聊天。

  • 好期待能和大师面对面的畅谈啊!期待中……

  • 不可逾越的高度!

  • 说的好,严重支持!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