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Elim的博客

个人档案

Elim


其他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296 篇
评论:4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在欧洲乘夜火车

(2009-05-31 17:49)
标签:欧洲 
 
次更新的时间拖得长了一些,只因中间又出了个小差,去了古城平遥。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我的手赶不上我的脑子,想到很多东西却不能写下来,曾经梦想有一台机器,可以把脑子里所想到的东西都记录成文字,那样的话,我恐怕可以实现当作家的梦想了。不过那样的话,作家肯定遍地都是了!我花了很长时间想这是为什么,我是指手赶不上脑子的事情,今天早上又迸发出几个奇思妙想后,终于想明白了,归其究竟就一个字——懒!如果想到的时候就拿笔写下来,就不会有这样的遗憾了。
 
平遥的风景只能先按下不表,继续游走欧洲,唯恐记忆去的越来越远,看照片时又好似看别的什么人一样了。
 
原来在脑子里润色过多次的话,还是有些淡忘了,只能按照几个关键词来回忆我的巴黎了:欧洲的卧铺火车、巴黎的华人区公寓、撞击心灵的卢浮宫……
 

在欧洲乘夜火车

    从威尼斯到巴黎,我们选择的是夜火车。以为这样可以省掉住宿的钱,138欧元的火车票彻底粉碎了我们的美梦!欧洲的卧铺车厢比国内的还要狭窄,小包厢内是两层的上下铺,到了晚上列车员过来打开成为三层的。六个人挤在小小的包厢里局促不安,一位大婶先开了口,问我和汪汪换床,她的父亲七十多岁了,希望用上铺换我们的下铺,我们当然满口答应,正答谢还谢的当儿,又进来一位白头老翁,我和汪汪面面相觑——看来两个下铺都要换出去了。后来的白头老翁不肯领情,坚持睡中铺,还念念叨叨说下铺不舒服。事实证明,欧洲的卧铺火车里最舒服的是上铺,下铺和中铺的间隔很窄,反而上铺和天花板之间很宽绰。
 
    六个人,三种语言——大婶一家三口是智利人,说智利语、英语和西班牙语;后来的白头老翁是斯洛文尼亚人,说斯洛文尼亚语和法语;汪汪和我说中文和英语。貌似没有交集,但一路上大家聊得甚为热闹。聊天中我们知道,大婶陪着老父亲带着妹妹环游欧洲,老父亲大病初愈,身体很虚弱,大婶怕他以后没有机会再旅游了,所以请长假陪他旅游。白头老翁用法语和一点点一点点的英语,说出他70岁,也刚刚做完手术,癌症手术,说完摘下帽子,我们看到他头上还裹着绷带,老人自己一个人出来旅行。汪汪和我感叹着老人旺盛的生命力。
 
    连比划带说,转眼到了晚饭时间,我俩上车前贪吃了披萨还不饿,大婶一家也吃过了上的车,只有老翁一人慢条斯理的开始享用自己的大餐——两个三文治、一瓶啤酒和两根香蕉。这些食物都是一样一样吃完了再拿出来的,每拿出一件我和汪汪就感叹一次,直到一瓶啤酒伴随着一个玻璃杯从包里被拿出来,我们的惊叹已经无法掩饰,老翁还特意用手指弹弹玻璃杯告诉我们是玻璃的不是塑料的。一根又一根香蕉之后,晚餐终于结束了,我们感叹着欧洲人植入骨髓的精致,他们对生活的理解真的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享受生活,而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凑合。火车上的四道让我们彻底折服,老人家积极乐活的态度也打动了我们。他没有自怨自艾、没有倚老卖老,相反,他觉得我们要和他换床是一种歧视老人的做法。他用力蹬上并不舒适的中铺,这时他绝对是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老人。
 
    一夜无话,清晨火车到达巴黎Bercy火车站,我们告别健谈的大婶和他的家人,告别了乐活积极的老翁,扑向了向往已久的巴黎。
在欧洲乘夜火车
一开始是两层的,靠背是中铺,睡觉的时候翻出来。
 
在欧洲乘夜火车
我睡的上铺,一根带子算是护栏了。
 

在欧洲乘夜火车

清晨巴黎郊区的风景。

在欧洲乘夜火车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0) | 阅读 (811) | 类别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