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用户名:密码:记住登录名

曾培鑫的博客

个人档案

曾培鑫

厦门标榜投资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最近访客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9 篇
评论:0
访问:正在读取...

日志

理想的“巢”

(2007-03-28 12:54)
得广厦千万间,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有一间半间叫人真正开颜?

一直在问自己,家居设计最终想传递给所有人的讯息是什么?    

否定了很多答案以后,终于想到一个觉得比较不偏颇的。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家居生活更美好一些。所以我们想尽办法装修、换家具、装饰……来来回回的折腾,不过是求一个内心的安恬。当然了,对美好生活的理解有很多种,从朋友惊艳的目光到自己悠然的享受,从喝彩到舒适。林林总总心态的核心,都是为了让在家的时间更快乐、更满足。

所以我们才不嫌麻烦,不辞辛苦地为筑一个理想的巢奔波与积累、策划与奋战。所以我们关心家居的潮流感觉要让自己活得够品位够现代。所以我们才会考虑家的感觉可以随季节转换、随心情转换,可以享受天地运转交感的微妙滋味。

如果有一个好心情,日日是好日。只是对于紧张忙碌的现代人,这好心情也越来越像城市里的蓝天可遇不可求。当人被生活迫得没有多少回旋余地的时候,做人的节奏便会失去美感,没有耐心去体会细节,没有耐心去雕刻时光。细想之下,好像生活中没什么值得喝彩的故事。是什么令我们如此焦虑不得放松?(看看我们的家,似乎找到些答案。)

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能够自如地游戏,可以畅快地放纵,而不需提防冥冥中有一双挑剔的眼睛,在品评你的高下,人就会自在许多。如果一个人还能挥洒出某种风格,流溢出诸般风情,那这个家就格外可爱了,而主人也才真正成为这处房子的灵魂所在。

前人早就总结过——“如果想一天不安生,就请客,如果想一年不安生,就弄房,如果想一辈子不安生,就结婚。”

(为了起居生活称心肆意,我们都得花脑筋为自家制造种种机关。)就让我们来玩一个认真的空间游戏(虽然不是建筑师不是设计师,总试过砌积木玩拼图吧。)面对这个室内空间首先当然要问自己的基本需要,一人住?二人世界?还有长辈准备有小孩?单身自然易办事,但一家人就要更讲沟通了解——只要有共识争取的是一个开阔的舒畅的空间,就义无反顾地把那些可以拆掉的墙壁都推倒,先行减法,重新间隔规划。不要怕麻烦也不要怕昂贵(实在也不如想象中昂贵),总比日后诸多限制百般不便好。

拿着小小平面图复印件,把原来的间隔都涂掉后,你会对空间有一个新的看法。单身的固然应该保留全部开放空间,两人生活也不必急着搬出要有私隐做借口各据山头,一家几口也就好好计划争取公用空间——着手考虑间隔的时候可把门、窗、屏风等等概念一并构想,可以转折或者拉荡的门往往就是最有功能的屏风和墙,而且更可选择透光(玻璃)半透光(磨砂玻璃/布帘)以及不透光(木材、塑料以至金属)。这道门也可以结合原有的墙壁构建出大小尺寸不同的贮物柜、衣帽间,甚至厨房卫浴室也可以考虑用这个随时开放的形式。而为了配合这些间或现身间或隐形的结构,不妨多考虑选择可以方便随意移动的附上轮子的家具,叫室内的空间远用器物组合更灵活更有趣……

欧阳应霁在《两个人住》里说道:太干净整齐,哪有家的感觉,你看那些家居杂志设计示范单位,一尘不染刻意摆设,冷冷幽幽地像主人外游未返,或是从来如风如影偶然半夜出现。

印象最深是看过英国简约大师John Pawson的家居照,大师注册招牌设计异常干净利落不得有误。木板地水泥墙玻璃隔间不锈钢细节,空荡荡之外还是空荡荡。偶然读得《南华早报》一篇访问评论,说他的也是设计师的妻子好英式传统堆叠浓厚颜色,但跟John走在一道却只得修心养性洗尽铅华。而John的儿子也向同学投诉说从小没有什么玩具,试问大师怎能忍受古灵精怪七色八彩奇特质料形状的坊间玩具堆积一室,要买玩具大抵也只会走进博物馆礼品部买他一盒沉甸甸原木切割不上颜色油漆的积木——无论儿子把积木怎样砌,怎样乱放也跟室内颜色系列协调配合。还有几成笑话的是,儿子不满父亲严禁在起居客厅安放电视,因为父亲觉得荧幕里头的花花绿绿实在殊不简约难以控制。

活得如此“艰难”,如果只是为追求某种自以为是的风格和感觉,我说,“不活也罢。”

想到过没有,真正可以让你度假的地方不是海角更不是天崖,而是——家。诗意的栖居,是我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

试以简约大师John Pawson的家居为例,让我们在追寻自己理想的巢穴的时候,能够以小(道具)见大(智慧)。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评论 (0) | 阅读 (27) | 类别 两个人住  

所有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